三读卢梭《忏悔录》

 时间:2014-09-04 【字体:

 我第一次读卢梭《忏悔录》,那是在大学刚入校,1988年,那时的我们已经有别于恢复高考后的几届大学生那样对书如饥不择食般的照单全收,我们开始关注尼采,我们开始关注叔本华,我们也开始关注自己,关注自己内心。拿起这本书,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是卢梭,法国第一个出身贫寒的平民思想家,那时的读书,说起来真惭愧,没有了高考前的精读,只有那种浅浅的泛读,与别人探讨时,用最快的语速加上罗列最多的人物名称,显示自己的博学,有些章节匆匆而过。卢梭对自己的剖析还是让我震撼,因为自己的不敢越加的让我更敬重这位热情奔放而又极端敏感的活生生的法国人。那时的我们要的是他给予我们的对自由的想往,那时的我隐约感觉到,面对有界的现实,心灵的自由无边带给我的是生活继续下去的无限源泉。

 2000年世纪之交,当时"千年虫"困扰我们的信息系统,在我等待第二次出发去非洲与自己的爱人会合的空隙里,无意间在书架上看到了卢梭《忏悔录》,30而立之年,夜静人孤的时候,一页页的翻着,忘记了午夜,待到新日勃发时,依然不舍放下,这时的我在审视着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友谊,自己的生活来读,一页页,发现了很多,试图感悟些什么,好像没了大学时那样特想告诉别人,我读了卢梭的《忏悔录》,要对卢梭和他经历的人和事去评判对和错,那种感悟是自己都只能意会而不能言传的,这里有对自己的剖析,对别人的剖析,对事物,对整个那个时代,感觉到自己面对这个世界时自己的渺小,对卢梭的敬重换成了对他的同情也有对他的那种对自己没有自律的一种遗憾。

 2014年的一个午后,在陪儿子上课的时候,我在茶室书架上看到了卢梭的《忏悔录》,2个小时,没喝水,没伸懒腰,读着,感受着卢梭那娓娓道来的叙述,感觉到对孩子的教育要不拘陈规,感受到了我们儒家孔子的因材施教的教育思想,我为我的联想而窃笑,孔子和卢梭的关联,对成人的省身,对孩子的尊重和正向疏导。想想卢梭的一生,没有一个父母会让自己的孩子如他一样,内心一直挣扎纠结,到最后还要向时世人宣告自己的伟大勇敢。卢梭,200多年前在探讨人性,在用自己影射人的本性,自己努力着要推动什么,用自己的抗争,留给我们思考。我们现在要的是握手,与我们生存的环境握手,与我们的大山相拥,更要与我们的内心握手。孩子的成长也是父母的成长,当我们不再说把孩子教育成人,而是说与孩子一起感悟成长,人生之路将是缤纷灿烂。说到卢梭,死后才被挪到巴黎的“先贤祠”,那么勇敢的拿“刀”刨开自己暴露给世人,也未预见自已入天堂之后,人们印记他的地方是巴黎的“先贤祠”。

 三读《忏悔录》,有青葱岁月的震撼,有而立之年的内省,有人到中年的淡然,柔软而坚强,真诚而理性,能面对自己,不嫌弃自己曾经的丑陋,不沾沾自喜于自己曾经的伟大,照单全收自己的内心,在有界的外部世界里,任其在自由无边的内心里畅游,无论对自己还是孩子。

(董 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