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五年记

 时间:2014-05-29 【字体:

——那些难忘的人和事

“卅次中土空中越,蜿蜒三百筑铁龙;五载艰辛磨一剑,如今倚天初试锋。”这是土耳其项目负责人李会杰于在土耳其的一次夜间加班时有感而作。几年后的一个夜晚,当我们又在加班赶图,无意中看到这首诗的时候,几年来在土耳其的情景不禁又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

从第一次踏上土耳其的土地到现在已经五年的时间,我们承担设计的安伊高速铁路二期电气化工程也已经顺利完成了全线主体施工工作。这五年间,我们整个团队有着太多难以忘记的故事,终将铭记于心,当我们谈起的时候,都有着说不完的话语。

我记忆中最深刻的是那一次激烈的技术讨论。在进行开关站架构设计时,项目组杨俊明,杨孝忠,郑励耘和我几个人就具体布置形式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甚至感觉更像是一场争论。由于刚刚接触欧洲设计理念,我们每个人在理解上也各有各的想法,而产生了不同的思路和构想。谁也无法彻底的说服大家,各自都在不断的查资料、找论据。当讨论逐渐结束的时候才发现,我们每个人对于这项设计的理解更加透彻,思路更加的清晰了,这种充满了智慧火花的碰撞让我们的技术水平也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多年后,当我们我们几个人再回忆起土耳其的工作和生活经历时,这次的讨论一定会是最先被提及的事情之一。

土语翻译韩轶婵原本完全没有接触过铁路专业,在加入到我们这个团队后她才第一次见到那么多陌生的专业术语。在我看来,她是我所接触过的翻译里面最认真的,没有之一。韩轶婵手边总会常备一个小本,随时记录下一个个复杂专业术语的中英土三个版本,并且在一天工作完成后坐火车、大巴返程之际,不断的翻开小本温习,这一幕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而我记忆最深的是2010年底那一次持续了整整三天的初步设计技术审查会,土耳其铁路总局多达8人的电气化专业工程师与我方参会的技术人员一起逐条审核讨论,三天时间里,技术讨论和澄清内容多达上百条,双方人员都在极大的工作强度下坚持着,作为现场唯一的翻译,她几乎全程没有一丝休息的时间,双方的沟通纽带全系在她一个人身上,当这场审查会终于完成的时候,她的词汇本上多了好几页密密麻麻的记录。而当我问起她最难忘的事情时,她告诉我了同样的答案,“最深刻也最痛苦的记忆”,“每天开完会脑仁都快炸了,再加上紧张晚上根本睡不着,第二天还得接着开会。”

变电专业的同事杨孝忠给我讲了一个他最难忘的故事,“关于打赌”。有一次我和郑励耘以及施工单位的技术人员贾永强等一起去料库查看27.5kV断路器,就27.5kV断路器操作机构箱安装在设备本体下面还是侧边得问题,我们在现场就激烈地讨论了起来,几个人都有各自的观点且争执不下,于是我们就打赌,输的一方请吃一顿饭。回来后我们找到相关资料研究后确定断路器应该安装在设备本体下面的支架内。虽然愿赌服输请了客,但这次争执却提醒我们做支架图时应考虑放置操作机构箱的要求,而杨孝忠平实的话语中展示出的是我们作为工程设计人员一贯坚持的严谨,而我们也正是凭借着这种较真儿,才能让我们的设计得到业主和监理的认可和肯定。

还有太多的故事和记忆,仿佛一个个电影片段,会不时地被记忆唤起,有时是在我们的聊天中,有时是在我们设计图纸时,有时是在我们加班伏案小憩的梦里。之所以难忘,并不只是我们为这个项目的努力和付出,更因为这些记忆中承载了我们太多的经历、感悟,和我们五院人的梦想,未来的道路上,这些宝贵的经历将指引着我们开拓进取,坚定前行。     

(四电设计院 蒋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